<mark id="ss83v"><ruby id="ss83v"></ruby></mark>

    1. <big id="ss83v"><strong id="ss83v"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1. <meter id="ss83v"><strong id="ss83v"></strong></meter>

          <object id="ss83v"><tr id="ss83v"><noframes id="ss83v">
        2. <kbd id="ss83v"><sub id="ss83v"></sub></kbd>

          1. <big id="ss83v"><menuitem id="ss83v"></menuitem></big>
          2. <optgroup id="ss83v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水文,當好水電勘設的尖兵——成都院建功溪洛渡水電站紀實(一)

            來源: 時間:2015-10-14

            萬里長江,以不可阻擋的步伐和巨大的能量一路向東,所到之處,伴隨著她的滔天巨浪,一個又一個自然奇觀紛紛從她懷里流出。

            溪洛渡峽谷,便是她在金沙江河段懷抱里的龍珠,但還未放射出光芒。

            在成都院一代代人,數十個專業的齊心“塑造”下,這顆龍珠慢慢閃耀光彩。

            除了金沙江段的水力調查,規劃工作,讓我們選取最初的水文、測繪、勘探、試驗等專業出發,尋覓這條艱難的“塑造”之旅。

            水文,被稱為“水電勘測設計尖兵的尖兵”。在水電站還處在規劃的初期,就需要設立水文站。

            江河上的水文資料,每年都不同,具有連續性和不重復性,必須靠長期積累才能合理確定水電站設計的水文參數,從設站開始就需要收集水位、流量、氣象、含沙量等資料,這些資料直接影響到工程的規模、效益。不管是前期勘測的單兵作戰,還是施工高峰的團隊合作;不論在寒風刺骨的嚴冬,還是烈日炎炎的盛夏,水文站一天都不能間斷原始資料的收集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,早年成都院的水文職工長年累月守在江邊,過著“白天一把鎖,晚上一盞燈,一月一張紙,一年一條線”的枯燥生活,默默無聞地工作了一輩子,甚至還有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。

            有一位在溪洛渡早年收集水位雨量的職工,食宿租用在當地老鄉一間房子里。白天煮飯煙熏火烤,酷暑天熱又沒電只得用蒲扇降溫;夜晚蠟燭照明,周圍的豬牛圈蚊子多,只得躲進蚊帳聽收音機打發難熬的時光。由于交通不便,只能吃干菜,喝稻田里的臟水。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,他一干就是四個汛期。連當地政府都十分敬佩,由衷地感概:成都院搞水文的職工真能吃苦!

            如果說收集水文資料,顯得單調乏味,那么在大江上修建水文站,就難免會出現驚心動魄、蕩氣回腸的場景。

            成都院在金沙江修建的水文站就是溪洛渡站。

            2000年的春節剛過,水資源中心的溪洛渡建站人員依依不舍地離開親人,匆匆趕往溪洛渡現場。施工管理人員少,要趕在當年主汛期前建成水文站,困難重重。

            迎難而上是成都院人的特質。建站人員并沒有被困難嚇倒,他們先制定可行的建站計劃和實施細則,做到樣樣工作有人管,項項事情有人抓,整個工作緊張有序。

            水位資料對水電站建筑物的高程確定影響大。在修建三組水尺時,由于高差變幅高達40米,每組水尺長110米,加上金沙江水深、浪大、流急的特點,施工難度可想而知。施工有難度,但質量不能松懈。建站人員全天候守在工地監督施工,對每一個環節都認真把關,從不馬虎。在建設下比降尺的過程中,其中有一段水尺長約20米,由于突降暴雨,天色已晚,施工人員在刻畫過程中錯刻了1厘米。建站人員經過復測發現了問題,為了不給將來的資料收集帶來不便和錯誤,要求這段水尺返工重建。正因為有嚴苛的要求,三組水尺經過多年的洪水沖刷,沒有出現任何質量問題。

            新建一個水文站,不單是建一棟房子。要測量江中的流量,泥沙,就得跨江架設纜道,布設測驗等設施。像溪洛渡這樣的大型水文站,江面寬近400米,主鋼索每根重一噸多,江水流急,兩岸陡峻,在設備有限的情況下,要把鋼索拉過江并不容易。由于鋼索太重,牽引主鋼索過江的尼龍繩拉斷了,幾乎要越過江的鋼索撲通一聲掉進江里,好在安全措施充分,沒有造成人員傷亡。夜幕開始降臨,如果不采取措施,鋼索被江水沖走,將帶來上萬元的經濟損失。建站人員顧不上暴曬了一天的疲勞,穿著救生衣,打著手電筒,把小鋼繩捆在大石上,將主鋼索卡牢固,等天一亮用葫蘆將掉到江里的鋼索拉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金沙江年最大洪峰出現在7月后,為了在最大洪峰出現之前完成建站任務,建站人員想方設法,起早貪黑,連中午休息也不放過。溪洛渡峽谷五六月份驕陽似火,溫度經常近40度。建站人員白天頭頂毒日,汗如雨下,口干舌燥,臉上的皮被強烈的紫外線曬脫了一層又一層;晚上睡在臨時搭建的油毛氈棚里,人像悶在蒸籠里汗流浹背,涼席上一片汗漬。若是晚上停電,風扇也不能運轉,蚊子又來侵襲,隊員就整晚難以入睡了。6月的一個晚上,溪洛渡地區普降罕見特大暴雨,據成都院溪洛渡氣象站資料記載,12小時內降雨達127.9毫米,造成溪洛渡周邊地區道路和電力中斷。溪洛渡指揮部至水文站3公里路段,出現十幾處塌方,電桿電線多處被泥石流沖毀,加之賴子溝溝水猛漲,建筑材料根本無法運往工地,造成工地施工一時出于癱瘓狀態。

            隊員第一時間向成都院現場指揮部作了匯報。這場暴雨給成都院派駐現場的地勘隊、硐探隊等專業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響,若是等指揮部解決必然會影響施工進度,拖延工期。等、靠思想,不是成都院人的作風。在隊長張玉軍的指揮下,隊員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,采取果斷措施,分頭負責。一方面組織人員搶修道路,另一方面積極與雷波縣電力公司取得聯系,盡快恢復供電;同時馬上組織材料進場,賴子溝汽車過不去,就采取人工背運。經過建站人員的共同努力,在6月30日進行了新建站的第一份流速儀法測取流量,終于在大洪水到來之前完成了建站任務。

           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。隨著時代與技術的進步,以及成都院投入經費的增多,水資源中心花大力氣引進新技術,大量運用進算計進行數據處理、分析,擺脫落后的人工觀測模式,讓人從繁重而易出錯的人工計算中解放出來。與南京水利水文自動化研究所共同進行水文纜道技術改造,使用交流變頻調速技術,使水文電動纜道定點定位更準確,使用更安全可靠,解決了水位自動記錄的關鍵技術,在溪洛渡實現了水文勘測自動化,為溪洛渡水電站收集到了寶貴的水文資料,無愧為當代的普羅米修斯。

           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