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ark id="ss83v"><ruby id="ss83v"></ruby></mark>

    1. <big id="ss83v"><strong id="ss83v"></strong></big>
        1. <meter id="ss83v"><strong id="ss83v"></strong></meter>

          <object id="ss83v"><tr id="ss83v"><noframes id="ss83v">
        2. <kbd id="ss83v"><sub id="ss83v"></sub></kbd>

          1. <big id="ss83v"><menuitem id="ss83v"></menuitem></big>
          2. <optgroup id="ss83v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夯實基礎的人們——成都院建功溪洛渡水電站紀實(二)

            來源: 時間:2015-10-14

            只有堅實穩固的基礎,才能托起巍巍大壩。

            要想直觀了解地層結構及巖石完整性,查明巖石的發育和抗壓能力,有無地下水,水溫及化學性能等情況,必須通過鉆探這一基礎工作。同時,利用鉆孔做抽水壓水試驗、定向試驗、巖體力學和物理特性指標試驗,做到一孔多用。

            因此,鉆探是工程的基礎,對水電設計尤為重要。

            溪洛渡作為一巨型水電工程,涉及地勘工作多,時間長,范圍大,布設的鉆孔星羅棋布。鉆探作業按部位分為水上、高山和硐內鉆探。

            水上鉆探險又難

            每年的冬季是進行江心(水上)鉆探的黃金時期,相對金沙江其它季節,冬季的江水稍微收斂了性子,溫順多了。在江心鉆孔離不開鉆船,成都院以前是用方木將兩只50噸以上的木船連接起來做機場,形成鉆船。木船容易毀壞,增加了鉆探的危險性。后來,成都院漸漸發展壯大,舉全力搞好溪洛渡的勘測設計工作,投入溪洛渡項目的經費也日漸增多,木船也換成了鐵船。

            作業人員眼中的金沙江永遠是可怕的。它嚎叫著,帶著巨大的、原始的力量奔騰而下。到處是險灘,隱藏著黑洞一樣的漩渦。即使在某刻平靜的江水中,也常常隱伏著殺氣。在冬季,溪洛渡整個壩段內江水依然湍急,兩岸多為懸崖峭壁或猙獰巨石,不要說扎船搬運機械設備,就連人員空手行走都需格外小心。在炸藥庫房下面,河面稍微寬闊水勢稍微平穩,有一片難得的河灘,每年下河機組都在此扎船。

            要搶在桃花汛來之前完成水上鉆探任務,機組每天需超過8小時高強度工作,也沒有節假日。

            溪洛渡的氣候風多雨少。強勁的風卷著灰沙一陣陣撲打著熱火朝天扎船的隊員。不一會,隊員們汗淋淋的皮膚上就會粘上一層薄薄泥沙,眼睛經常會吹進沙粒,用手背或手指輕輕揉一下,使泥沙隨刺激的淚水流出,繼續立四腳架、捆拉桿、綁拉手、架篷布、釘圍席,一切工作都天衣無縫,如行云流水。扎好的鉆船由機動船拖著,沿著金沙江艱難向上,一公里長的江面要折騰半天時間。到位后的鉆船立即測量定位孔,固定主錨、邊錨和尾錨,栽定向管后,做好開班準備。

            一對對鉆船,迎著瑟瑟江風,在波浪中不知疲倦地搖晃,顛簸起伏。鉆工們在這顛簸中下鉆,打套管,擰鉆桿,干著繁重的體力活。江面有些區域的流速大,浪濤急,鉆船顛簸得厲害,人員會頭昏目眩、身體乏力,甚至嘔吐吃不下飯。他們并沒有倒下,強迫自己適應這種工作環境,譜寫一曲曲斗天斗地的頑強詩篇。

            茫茫群山,浩浩大江

            帶著原始的野性和純樸

            融進這原始的開拓者

            眉宇,系著剛毅

            雙腳,沾著艱辛

            鉆探隊員喲,從來都是在無休地探索生活

            年年月月,江上的烈日燒灼著隊員

            他們的雙腳釘牢在洶涌江流劇烈搖曳的小船

            誰說下面不是死亡的陷阱

            朝朝暮暮,江邊辛烈的狂風鞭撻著鉆探隊員,

            他們的雙手緊緊抓住在半山中飄蕩的繩索

            誰說后面不是要命的深淵

            他們的品格就是在這種烈日與風暴中磨礪而成

            大江給他們精壯飽滿的血肉,他們還大江沉睡后的黎明

            高山鉆探有“三難”

            水上鉆探難,與之對應的高山鉆探也不輕松。

            溪洛渡峽谷兩岸的山又高又陡。為了方便生產,成都院投入大筆資金在兩岸修筑一條一米多寬的便道。

            山上打鉆有三難。

            一是修路和平整鉆機場難,需要幾百上千公斤炸藥,費用高。

            二是搬遷難。一臺機組設備、方木地板、篷布工具達七八噸,如果再加植物膠及其它物資則不下十噸,沒有道路全靠人工運上山。“之”字形的路又窄又陡,下雨天又滑,不小心就有滑到跌傷或摔下山崖的危險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片土地上,留下了這么一個悲壯的故事:一個29歲的小伙子,踩翻松動的巖石,墜下了深深的懸崖……

            他走了,他走得很突然,連一句話都沒有留下。他去了,去得很安然,無怨無悔地帶著滿身的疲憊,犧牲在沒有槍林彈雨的平凡崗位上。為了工作,為了心愛的水電事業,為了開發這滾滾金沙江,他獻出了年輕的生命,將自己的魂留在了金沙江,留在了溪洛渡。

            這一刻,天,為之而低沉;地,為之而悲鳴;水,為之回旋而流淚;風,為之撞擊山巖而哭號;山,為之低下那高昂的頭而哭泣。

            這里沒有火光,沒有炮聲隆隆,有的只是平凡的崗位,但他犧牲得轟轟烈烈,驚天動地。

            還有,就是取水難。打鉆離不開水,冷卻鉆頭需要水,沖孔需要水,做壓水試驗更需要水。溪洛渡右岸有部分水,但左岸缺水嚴重。如果從金沙江抽水上山,需三臺水泵高、中、低提灌三級送水,這樣一來,就得投入大量的人力財力。常年在野外勘探的隊員們,經驗豐富,采用“北水南調”方案,從四川境內引水,經輸水管道從金沙江上空通過,流入云南境內的水池,供水泵再抽送到需水孔位。

            在解決難題的過程中,難免損壞老鄉的青苗樹木,一些老鄉會要求賠償,漫天要價,造成鉆探生產成本高,又影響生產工期。

            最高的鉆孔布置在壩肩。從山下向上觀望鉆機場時,安全帽必須系緊,否則頭在仰起時帽子會掉落。每年4到9月,火熱熱的太陽直射峽谷,機組人員頂著烈日,在40度的氣溫下從河邊小道艱難向上攀爬。汗水順著他們的臉頰止不住往下淌,衣服被浸濕,留下一條條花花的鹽跡。快到目的地時,爬行沒幾步就要蹲下來不停喘息,以恢復體力。面對如此環境,他們天性樂觀,調侃道:大自然對他們特別“眷顧”,每天都能免費享受日光浴,風沙浴,皮膚雖黑,卻很健康。

            雨季,也不適合勘探作業。每一場風雨過后,總要造成幾處路面垮方,幾條風管、水管被泥石流沖斷。喜怒無常的風雨,總是像在不知疲倦地、一次又一次地勸說勘探人:回去吧,回去吧,回去修養一下疲憊的身心,陪伴一下倚門而望的家人,等我的脾氣好了,你們再回來。所以,不知從哪年起,勘探人的字典里便有了“雨休假”這個專有名詞。

            然而,大自然的勸說沒有動搖這群為名譽而戰的人們。風雨中,那鉆臺上不滅的燈火,總在山腰閃爍。

            “山高路險草木稀,水急浪涌四季混,飛沙走石遮云日,熏風熱浪蚊蠅群”,這短短幾十個字,將溪洛渡的地理環境和氣候概括得生動具體。從事野外工作就必然面對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考驗。只有那些心中有信念的人,才能堅守下來。

            《勘探隊員之歌》激烈了無數地質工作者。在工作間隙,在疲憊當下,在困難面前,成都院的地質隊員吟唱過無數遍這首歌:

            是那山谷的風,吹動了我們的紅旗

            是那狂暴的雨,洗刷了我們的帳篷

            我們有火焰般的熱情,戰勝了一切疲勞和寒冷。

            背起了我們的行裝,攀上了層層的山峰,

            我們滿懷無限的希望,為祖國尋找出富饒的礦藏

            是那天上的星,為我們點燃了明燈

            是那林中的鳥,向我們報告了黎明

            我們有火焰般的熱情,戰勝了一切疲勞和寒冷。

            背起了我們的行裝,攀上了層層的山峰,

            我們滿懷無限的希望,為祖國尋找出富饒的礦藏。

            是那條條的河,匯成了波濤的大海

            把我們無窮的智慧,獻給祖國人民

            我們有火焰般的熱情,戰勝了一切疲勞和寒冷。

            背起了我們的行裝,攀上了層層的山峰,

            我們滿懷無限的希望,為祖國尋找出富饒的礦藏。

            歌聲,伴著濤聲,和著風雨,在崇山峻嶺中回蕩。

            硐內鉆探不輕松

            溪洛渡工地兩岸的平硐鱗次櫛比,有相當多的鉆孔在平硐內,在平硐打鉆的滋味常人也難以體會到。

            平硐的規格一般在2米乘2米,在需要布設鉆孔的洞段,會擴挖到3米乘3米,以便安裝鉆機。硐內打鉆的設施簡單,一副自行加工的腳架立在機位中央,鉆機、電動機、水泵各一臺,使用的鉆桿也必須挑選最短的,還有幾盞燈。

            平硐一般并不貫通,里面的空氣也不循環流動,隨著進硐人次的增加,空氣中含氧量會越來越少。即使在日益稀薄的氧氣中,還夾雜著殘存的硝銨炸藥味,動植物腐爛的臭味,在這樣的硐內工作,技術人員時常感到頭昏和惡心。在滲水嚴重的平硐,地面坑坑洼洼到處積滿水,悶熱難熬,作業時穿不穿雨衣,都無比折磨人。

            當我們站在江邊,望著翻滾的濁浪匆匆東去,難免會生出無限遐想:曾經在這里發生的一切,即使喧騰,戰天斗地,終究淡去,在這里艱苦奮斗的人們也各奔東西。總有一天,這片鋪滿成都院腳印,浸透汗水的熱土或將隱沒于電站水庫,但那隔著時空飄來的鉆探奏鳴聲,依舊會默默地地訴說著那里曾去過何等能戰斗的人們。

           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